沐色

闲的没事(划掉)的写手小透明,现主产凹凸,点文也是可以的啊,学生党无限拖更

手术(三)

格瑞医生与金护士
感谢小可爱提供的脑洞(*°∀°)=3
我最近大概入了邪教--金瑞金
还有些其他cp后续再说。。

先刷一波设定,在这个世界里每个人都有原力,而原力武装则是部分觉醒的人所拥有的并非什么罕见的情况,现在是法治社会,原力武装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当然特殊职业除外)。所以,这部分人很好的融入了社会之中。
--------
    “金,格瑞到底去哪出差了。”安迷修的声音有些凝重,压抑的让金的心脏纠了起来。
    “怎么了,安迷修”金强压下心中的不安问道,但他没发现他的声音里带了些许不安的颤抖。
    “....你先告诉我,格瑞到底去哪出差了。”
    “城北。”金回答道。
    电话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金....格瑞出事了。”
    什么?不可能的,不可能,格瑞怎么会有事呢?一定是弄错了。金张了张嘴,却发现嗓子干涩的发不出一丝声音,半晌拼命挤出两个字:“....什....么....”安迷修顿了顿,道:“我知道你大概一时无法接受,事发突然,我也是刚得到消息,但,我觉得凭格瑞的身手并不一定会有事,所以......你还是先来xx街的警局吧,我在这里等你。”
    挂断电话金还有点懵,格瑞出事了?不,不可能,怎么可能呢,对吧,不可能......拽紧了身旁人的衣服,从干涩的喉咙里找到自己的声音:“嘉....嘉德..罗斯....带我....带我去xx街的警局。”“好。”见他脸色不对,嘉德罗斯也没再多说,拉起金往怀里一抱,然后施展原力向警局奔去。
    俗话说关心则乱,现在金的脑子里压根就是一团麻,连自己的原力技能都忘了用了,就被嘉德罗斯一路抱了过去。
    警局内。
    安迷修抿了抿嘴,在想要怎么开口跟他解释这件事,酝酿了一下语言开口道:“这次我们的目标是在几年前就盘踞在城北的一个组织。他们的踪迹不定,这一年来我们也只得到过四次消息,而这是第四次。而每一次,我们追查,都会在抓捕时折损人手,所以金,你....”“你们确定了吗,确定....是....格瑞吗?”金打断了他的话,问道,因为太过在意导致他的尾音有些抖。安迷修大概也猜到了他会问这个回答道:“是我们的观察人员发现的,他说那辆嫌疑车上出现了一个之前从未见过的青年,二十多岁,银发紫眸,头上戴着一个发带。而你当时对我说过,格瑞出差了。所以我才问你他去哪了。”金有些茫然问道:“我说过?”“对,就在几天前,你给我打过电话,那时我就在忙这个案子。”格瑞出差,城北,银发青年,以及罕见的紫眸,这一切都向金诉说着真相--那就是格瑞。格瑞,出事了。
    耳边响起一串噪音,嗡嗡作响,遮住了安迷修接下来说的话,让金头脑发胀,无法思考。他怔怔的坐着,脑子里仿佛被人打了结,扯的生疼。终于在安迷修的呼唤中回过神来,他关切的看着金问道:“金,金?你还好吗,要不然你先回去吧,我们会保护好格瑞的。况且也不一定是他对吧。”不一定吗,不,一定是他,毕竟这样的巧合真不可能存在。
    一会儿安迷修被叫了出去,回来后他脸色十分不好,他深呼吸对金说道:“金,确认了,就是格瑞。”看着金越发苍白的脸色,他说道:“金,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们有消息再告诉你。”金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脸色惨白如纸。
    金都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被嘉德罗斯带回去的,只记得嘉德罗斯皱眉叫了他好久他才缓过神来,露出一个几乎不能算是笑容的微笑,他对嘉德罗斯说:“我没事,你先回去吧....”嘉德罗斯看他的样子,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临走时对金说道:“你....有事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回来。”金点头应下,在嘉德罗斯走后又将头深深的埋在了膝盖里,脑子里一直回荡着格瑞那句话--等我回来。骗子 金这般想到,良久,他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将头上的帽子摘下,放在一旁,然后起身去了卫生间。
    他抬头看着自己惨白的面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我拜托你......把格瑞带回来......”也不知是对谁说的,但他身上却确实出现了异变,灿金色的头发一半变成了干枯的枯草色然后逐渐转为惨白,一只眼由通透的蓝变成了血红色,然后'金'回答道:“遵命....我的王子殿下。”然后惨白便浸染了满头的金发,血红也淹没了碧蓝的湖水,另一个金就此出现了。
    他透过窗户眺望城北,嘴角勾出肆意的弧度“....格瑞吗....我知道了....”
    黑夜淹没了这个城市,今晚谁能安眠?
--
这大概是假期结束前的最后一篇文了,四大概要拖更了,学生党的监禁生活要开始了,唉╯﹏╰哭泣
希望能喜欢。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