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色

闲的没事(划掉)的写手小透明,现主产凹凸,点文也是可以的啊,学生党无限拖更

因为消失太久导致心怀愧疚。。
然后我想悄悄的来个点文活动。。
我现在吃瑞金,镇魂楚郭,杀天zr
不开车。。cp不逆不拆

顺便吹爆常暗
超过5天没人鸟我我就删了。。
学生党要赶作业了

【瑞金】没关系

有一点偏金个人向

不知为何最近懒惰

好久没发了啊啊啊啊

设定的凹凸大赛和原来的不太一样

----

“金?怎么了?”格瑞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将金神游的思绪拉了回来。

“啊?没事......就是觉得自己能进淘汰赛很不可思议,嘿嘿嘿嘿”金傻笑着挠了挠脸颊。

凹凸大赛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星际性的武力竞技,由来自各星际的参赛者争夺冠军,冠军的奖品是来自创世神的恩赐----没人知道那是什么,总之他们知道一点----来着创世神的恩赐绝对不会是什么垃圾。于是这个比赛也很受各星球重视,每个星球都会相应派出他们最顶尖的武力,每个人都怀抱着不同的愿望,于是人们就聚集在这个位于星际正中可以说是已知最大星球上观看着这一重大赛事。

金,就是其中一个参赛者。

凹凸大赛的初赛已经结束,经过了残酷的对抗金居然和他的发小一起进入了淘汰赛,这让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那可是格瑞哎!!那个超厉害的格瑞哎!!他居然和格瑞一起进淘汰赛了哎!!太不可思议了吧!!最重要的是他还和格瑞在一个小组里进行下一轮淘汰赛。同小组的还有在初赛上认识的凯莉,紫堂幻他们。金表示自己十分兴奋,就差窜上天了。

在赛场外,金依然在不厌其烦的对格瑞进行骚扰“格瑞格瑞!你知道下一轮是和谁对抗吗,我猜是那个......格瑞格瑞!你知道接下来怎么办嘛,我现在好激动啊!格瑞格瑞!你......”格瑞依然稳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他表示他对于金这个状态他已经习惯了。可是旁边的凯莉实在受不了他产生的噪音了,在第四次折断了自己的棒棒糖棍之后,凯莉说道:“金你看看网上的赛事消息吧,那些预测可能会有点用。”总之就是不要给我说话了安心刷你的终端。

果然,在刷了一会儿终端后,金安静了下来,这种突如其来的安静让格瑞感到有些不对劲,毕竟他知道他发小不是个刷刷终端就能让他安静下来的人。于是格瑞打开终端,大概看了一眼金在什么区域浏览,然后切换过去。入眼的文字让格瑞皱了皱眉,再又看了几条之后格瑞站起身来,在紫堂幻疑惑的目光下,收走金手中的终端,把金从一旁的木凳上拉起来,安在沙发上,然后坐在金旁边说道:“坐好,一会比赛。”然后继续闭目养神。金居然也不可思议的安静下来。一旁的凯莉并没有多想,把他的表现归结为友(基)情。但是紫堂幻就很疑惑,因为他觉得金并不是那么容易安静下来的人。但是金安静下来总归是好的。于是他打开终端开始浏览消息。

然而当他切换到一个界面后,他就有一点坐立不安,不停的瞟向金和格瑞方向。最终在他坐不住想要起身去金的方向的时候,凯莉却十分顺手的把他拉走做苦力去了。一直到了下一轮比赛开始前他才回来,然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去备赛了。临入场前,格瑞的周身依然围绕着一种低气压,他脑海中又闪过了之前在终端上的只言片语:

“你们有没有觉得那个金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啊,整天拖后腿,连累整个小组。”

“是啊是啊,完全没看出来他有什么资格来参加大赛,要不是有格瑞,这种人早就被踢出大赛了。”

“整天都那么傻乎乎,装什么白莲花啊。”

......

金不是那样的

格瑞眼神暗了暗

他知道的......

这一场比赛,不出意料的赢了,然而格瑞的心情却看起来不是很好,周身温度大概已经降到零下了。金倒是恢复了往常的一副乐天派的样子,又带着那种看起来有一点傻气的笑容,不过他这次没有再那么聒噪的缠着格瑞,反而自娱自乐的很开心,紫堂看了看现在金,想到之前在终端上看见的话语,带了几分小心的开口问道:“金....你..没事吧......”“嗯?我没事啊。”几乎是在紫堂幻问完的同时,金回答道。语速飞快吓了紫堂幻一跳“啊....那就好......”紫堂幻结结巴巴的说着,看着金和往常无异的笑容,放下了心。'如果是金的话应该没问题吧'这样想着,他并没有追问。正在刷终端的凯莉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再看了一眼终端的情况后,她明白了紫堂幻问这话的原因。她并没有开口问什么,只是看了一眼金然后给格瑞送去了条消息“这种情况非常适合摸头杀和拥抱,不用谢我。”格瑞看了看并没有说话。

这一场比赛地形比较复杂又是随机传送,所以格瑞一直在担心金迷路的问题,以前倒是无所谓,但是今天不太一样,如果金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式证明自己,他就会继续被那些无聊的言论所困扰。而这一次金迷路了,而且在格瑞他们解决了对方三位正在解决第四位时金才出现在现场,可想而知金这一场和划水了全程基本无异。然而让格瑞心情糟糕的不是这个,而是因为赛场下隐隐约约传来的不友好的声音:“那个金色头发的小子怎么回事,他都干了什么啊,这种水平也好意思在这场大赛待着,早点退赛回家吧,糟蹋心情。”听到这里格瑞的心情又下降了一个冰点,这个声音很响,显然凯莉和紫堂幻也听见了,但是他们对此无能为力因为这一场,金确实什么也没干。有些尴尬的看了金一眼,紫堂幻开口道:“金....你别听他们的,他们都是胡说八道....你....你很厉害的......”紫堂幻用那略显笨拙的话语安慰着金。金好像并没有听到那些议论一样,挠了挠脸颊说:“嘿嘿,紫堂我挺好的,他们说了什么啊,我不清楚,嘿嘿,总之我挺好的......”紫堂幻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看到金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他还是把话咽了下去。“行了,理那群垃圾做什么,总之金你自己没事就好,”凯莉随手招来星月刃“比赛完了我先走了,”然后拉上紫堂幻挂在月牙上“你就来帮本小姐拿东西吧!”离开前凯莉冲着格瑞隐晦的眨了眨眼,随后消失了踪影。

现在只剩格瑞和金两个人向前走着,金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开口打破了沉默:“嘿嘿,格瑞,他们担心什么呢,我这不挺好的嘛....真不知道他们怎么了......”然后金就撞到了前方的格瑞“啊呀格瑞,很疼的唉,为什么突然停下来。”金不满的揉了揉鼻子。前方的格瑞转过身来,谈了口气说道:“我说过吧金..没关系的。”金有些愣住了,对,他说过。在临上场前格瑞对他说过,他说没关系的。

可是真的没关系....吗?脑海里又浮现那些话语:

'他除了一天天装弱小还会做什么?'

'真是垃圾,这种人应该滚出凹凸大赛!'

'是啊滚出大赛,大赛不需要圣母白莲花!'

'这种人怎么能存活到现在!他怎么不去死!'

'去死吧!'

'滚蛋啊!'

......

不是这样的啊......我不是这样的......我也有很努力啊......我不是只靠运气的......不是这样的啊!

怎么可能没关系呢!!我不想..不想被说成是这样的人!!面前的地面光滑的反光,刺的金眼睛生疼,连眼前的景物都看不清了。然后他就撞进了一个怀抱,一个温暖的熟悉的怀抱,气味都是那么熟悉,就是那个一直在他身旁的人。熟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我说过了....我在,没关系。”

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眼睛里流出来打湿了面前人的衣服,金狼狈的躲在格瑞怀里,掩饰着自己那些不甘,愤怒,悲伤,痛苦。把那些与自己平常通通不符的情绪在格瑞的怀里一股脑的发泄出来。

头顶传来掌心熟悉的温度,格瑞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再次低喃道:

“我在,没关系的。”

“嗯......”我知道

你在,所以没关系的。

--end--

消失了好久以后的文。。

啊啊啊啊抱歉人间蒸发

【镇魂/楚郭】任务

前段时间刷镇魂发现这对真是太有爱了
不行不行我要产粮
(日常废话)

------
    自从林静那次传播谣言说“楚恕之跟小郭处对象,大学路9号是个基佬窝。”被楚恕之暴揍一顿后,他难得安分了好一阵。但是郭长城和楚恕之的关系自从那次相亲以后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比如以前郭长城就算再害怕也只是会藏在楚恕之身后,现在他还敢拽住楚恕之的衣角,还拽的异常的紧,拉都拉不开。比如以前郭长城从不敢和楚恕之对视,现在有些问题上他还敢直视楚恕之,当然楚恕之一瞪眼他就吓得不敢了。再比如从来都对郭长城跟着很不耐烦的楚恕之现在已经习惯了身后跟着个尾巴,有时候还会主动带着郭长城一起去。
    虽然这点小变化当事人都没察觉出来,但是群众的目光是雪亮的。比如说祝红就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看待郭长城的目光逐渐趋于诡异,甚至有点....佩服??有时候见他俩一起出任务还会翻个白眼吐槽一句:“呵,死给。”楚恕之从来都是无视她,而小郭?估计他听不太懂祝红在说什么。
    这次又是一个比较离奇的案子,自然送到了特调处手上,祝红已经去看过去一次了,报告审批也已经下来了。但祝红却因为每个月的特殊几天去不了,林静也被派出去出任务了,自然这案子就落到了楚恕之手上,而楚恕之一旦去了,那郭长城基本上也是要去的。
    顶着祝红“两个死给。”的目光,楚恕之带着郭长城走出了特调处。
    这次案子发生在城北,这样类似的案子已经是第三次发生了,被害人,都是男性,于家中暴毙,并且死因都是因为心脏被挖出,其他器官完好。
    确实是挖出,那胸口的惨状不像是被刀具等尖锐物品切割,更像是有人直接上手挖出来的。这样种情况转给特调处也是很正常的。
    对于尸体楚恕之倒是无所谓,毕竟更惨烈的他都见过更何况这种?怎奈何旁边的郭长城已经面色惨白,下一秒大概就会吐出来。于是他走法医所在地,拉着郭长城去看案发地点了。据被害人邻居所说被害者是一个人住,几日前邻居回家时听到了一些东西的倒塌声,敲门无果后,邻居报了警,警察来后就发现了上面被害人的情况。
    楚恕之和郭长城装模作样的找邻居了解了情况,然后就进入了被害者家中。
    进去后楚恕之就皱了皱眉,不得不说屋子很是拥挤,到处都堆满了东西,客厅也是如此。但是屋里并没有打斗或挣扎的痕迹。看起来一切如常。但在楚恕之眼中这里弥漫了一种淡淡的阴气,他看了一眼在进门后就隐隐有些不安的郭长城,内心里面已经有了某种猜测。
    “走吧。”楚恕之对郭长城说“哎?楚哥?不查了吗?”“不,找到线索了。我们上楼。”虽然郭长城满头雾水,但出于一种下意识的信任,他还是跟着楚恕之出去了。
    但随着郭长城和楚恕之上楼过程,郭长城却觉得越发不对劲,楼梯似乎无穷无尽一样,通向不知何处。郭长城悄悄拽紧了楚恕之的衣袖,楚恕之好像并没有感觉到,继续向上走着,只不过脚步悄然慢了下来,和郭长城同步了起来。
    “楚哥?”“我们到了。”楚恕之停下了脚步。面前的楼梯已经到头了,面前居然是一片广阔的平台。“楚楚楚楚....楚哥.......”这是什么情况!!面对这一场景郭长城裤兜里的小电棒已经蠢蠢欲动了。楚恕之看见这一情况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伸出手去,握住了郭长城的手。对面的人明显的僵硬了,然后他慢慢的慢慢的轻轻回握住了楚恕之的手。
    楚恕之看上去似乎并不在意,但是在郭长城低头走路不敢抬头看他时他的嘴角却轻轻的上扬了一下,连带着现在的场面,楚恕之都觉得有些愉快。
    四周逐渐聚起了黑雾,让本就有些灰暗的楼道更加阴沉。也让郭长城的精神更加紧绷,裤兜里的不安分小手电已经被他拿在手里,火花在手电口劈啪作响。楚恕之却仍然十分淡定的走着,还嗤笑一声,道:“连这种不入流的小手段都拿出来,这种垃圾居然还能作案。”
    黑雾翻滚的更加剧烈,大约是觉得楚郭二人已进入了他的主场,那邪祟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终于大约是按耐不住心底的欲望,对面的邪祟发动了突袭。伴随一阵尖啸,一东西冲破了黑雾向郭长城冲来。楚恕之条件反射一般把郭长城拉进怀中,刚想抬手迎击,他怀中郭长城还未来得及收起扔举着的小手电却已经爆发了,一阵电光扫过,那黑雾中冲出的东西已经不见了踪影,连带黑雾好像都稀薄了一些。楚恕之嘴角抽了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郭长城并不需要保护,他如此想着,却感觉到身形有些沉。他低头一看,郭长城已经和八爪鱼一样缠在了他身上,现在正在他怀中不停颤抖,还有郭长城破碎的不成调的声音传来:“楚楚楚楚....哥哥哥哥......我我我....我......”语言颠三倒四完全让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楚恕之僵了僵,慢慢伸手把郭长城从自己身上撕了下来,然后咳嗽两声掩饰尴尬似的说道:“咳咳....你在这待着,我去把他解决了......把眼睛遮上....在这呆着别动。”说完就把郭长城仍在原地冲了上去。
    郭长城尽量保持自己身形平稳,使劲闭着眼睛装作自己什么都感觉不到的样子。耳边时不时传来邪祟的尖啸和。每一次都让楚恕之一个哆嗦。那邪祟大约也是无力招架楚恕之,一直在匆忙向远处移动,这使得郭长城能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弱。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伴着衣服的摩擦声传来。郭长城心中的恐惧在无限增大,他开口问道:“楚...哥?”尾音都有些变调。对方没有回答,郭长城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站不住了,两腿一阵发软,但他不敢睁开眼,于是他又问到:“楚....哥..吗?”最后一个字险些失声。对面的人终于嗤笑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听到熟悉的声音,郭长城终于放下了心,睁开眼,正是楚恕之那张面瘫脸,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了。对面楚恕之先开了口:“怎么?这么不相信我?”开玩笑!千年的尸王要是连这个等级的邪祟都打不过那可真是笑话。郭长城疯狂摇头表示自己绝对相信他楚哥的能力。见他这副样子,楚恕之挑了挑眉没在说什么。“走吧。”丢下这句话楚恕之就准备转身离开。郭长城连忙想要跟上,却发现自己的腿一软就要来个平地摔。幸好楚恕之眼疾手快的接住了他。“连个路都走不好?”
    楚恕之带着淡淡不耐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郭长城手忙脚乱的站直,然后同手同脚僵硬的向前走去。
    看着郭长城这副样子,楚恕之的嘴角弯了弯,然后恢复正常跟在郭长城后面也不提醒郭长城。很快周围就恢复了正常,他们就出现在了三楼到四楼的拐角处。
    郭长城一开始还有点懵,但看到自己又回到了之前的楼道,瞬间放下心来。他从口袋里摸出表皮已经被汗浸透了一些的小本子开始记录“楚哥?这次到底是什么情况啊?”瞥了一眼郭长城的小本子,楚恕之一边下楼回答道:“一只尸鬼。”“尸鬼?”“专以人类的血肉为生。大多能化成人形。屋里没有打斗的痕迹大概是因为尸鬼化成了熟人的样子吧。”说道这里楚恕之顿了顿,回头看了郭长城一眼“你一点也不怀疑我是尸鬼假扮的?”“啊?”郭长城有些愣住了,“楚哥就是楚哥啊,我能感觉到啊。”楚恕之没有接话。“况且,”郭长城小心翼翼的看了楚恕之一眼“楚哥的气息很温暖的,和别人不一样......”他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基本听不见了。“....傻....”楚恕之轻声道。“嗯?”“无事....这只尸鬼也是个嘴刁的,别的不吃只吃心脏。再加上有你这个诱饵,他不可能不出现。”“我?”“对,你。你难道不知道对我们来说,你的血气是难得的美味吗?”楚恕之说着舔了舔嘴角。显然郭长城被这句话吓到了,连笔记也忘了记。楚恕之收回目光“瞧你那胆子,还敢跟着我?也不怕我吃了你?”楚恕之说着转过头去,目光暗了下来。
    “楚哥....不会的....”郭长城声音非常微弱,从楚恕之身后传来。楚恕之收起心中的思绪,打开车门对郭长城说“走吧上车。”
    上了车郭长城又张了张嘴,像是要问些什么,在他问之前楚恕之说道:“这种鬼怪,十恶不赦,已经没有挽救的可能了,就算扔给林静那假和尚他也净化不了。所以,他自然只有灰飞烟灭一个下场。”郭长城没再说话,大约也是找不到话题了。于是就这样沉默着到达了目的地。郭长城下车时明显还有什么话想说的样子,但是最终他只是低低的说了声:“楚哥再见。”
    楚恕之并没有立刻离开,在看到郭长城进入了大门后,他又在车上坐了一会,然后右手摸向兜里,但他并没有摸到他想要的东西。“啧。”他下车去了前方的便利店买了盒烟。然后靠在车旁看着烟雾缠绕上眼前的楼栋。楚恕之,你不应该扯上他,他这么想着,却想起了手上的温热。“啧。”随手扔掉烟头。将脑海中的思绪扔到一边,然后开门准备上车“怎么了。”楚恕之问道。他的身后,正站着郭长城。
    大约是因为跑下来的缘故,他还微微有些气喘。平复了一下气息,郭长城悄悄握紧了拳头:“楚哥,”他的声音有点抖“我有事想跟你说。”如果他不是错觉的话,如果他没有想错的话。“楚哥我..唔......”他的话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被楚恕之捂住了嘴。“你....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楚恕之有些咬牙切齿的说。这个傻子,他到底明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如果这只是你一时的冲动的话,那么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你立刻回去。”但是这一次郭长城没有听话,他直视着楚恕之。“你......”楚恕之明白他想表达什么,所以这让他更没办法。“....我是千年尸王!”那又怎么样?“我吃过人....我把他抽皮扒筋....我把他吃了!”明明身体微微有些发抖,郭长城却依然没有移开过视线。见他这样,楚恕之握住他胳膊的手越发收紧。“你......”他瞪着郭长城,这是唯一一次郭长城没有退缩,他瞪了回去。“....啧......”楚恕之松开了手。转身离开。
    “想跟着就跟着吧。”在郭长城有些迷茫的时候,楚恕之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郭长城微微一愣然后有些欣喜的快步跟上。
    “楚哥....你不回家吗?”郭长城小心翼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楚恕之脸黑了黑。
    “....我去吃饭!”楚恕之阴沉着脸说道。
    “可是....这周围没有饭馆啊......”
    “....我遛弯!不行吗!”楚恕之的脸更黑了。
    “可是......”你说想吃饭啊......
    “楚哥......”
    “闭嘴跟着......”
可是我们去哪啊......



----end----
我拖了大概十几天。。。。
终于写完了。。。。
字数。。
大概是我写的所有的中最多的。。。。
文笔爆炸就是这样。。。。

   

对不起我是个垃圾
_(:з」∠)_
假的写文的。。。。



















我的文拖了四五天了。。。。。。

【瑞金】拜托啦

新坑
最近失去动力成为咸鱼
文笔垃圾
----
     “啊,格瑞。”
     这是金见到他的第一句话。
     然后鲜红色的粘稠液体就从他那个整天傻笑丝毫不知危机为何物的发小胸口喷涌而出。那一刻格瑞似乎已经丧失了语言能力。他只能徒劳的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发现自己最终能做的却只有接住他倒地的发小。
    “......金......?”
    “咳咳..咳....嗯..是我..咳..怎么了..格瑞....?”
    “......金......”
    “....嗯....?”
    金发的少年仍然笑着,粘稠的红色液体从从胸前及身上各处的伤口蔓延出来,浸透金一向喜欢穿的连帽衫。那笑容,在格瑞看来意外的有些刺眼。格瑞有些无意识的收紧了抓着金衣服下摆的手,使金那本就有些破烂的下摆又增添了些许褶皱。
    “....格瑞..咳....你听我说......”
    “......”
    格瑞并未应答,他只是死死盯着金那双天蓝色的眸子,嘴唇紧紧抿起。
    虽说没有听到格瑞的回答但金知道他在听。金伸出手,死死握住格瑞的胳膊,他的手上还沾着一些粘稠的血液,带着金自己的体温,黏糊糊的糊在格瑞的胳膊上,不知为何格瑞竟感觉格外的冰冷。
    “格瑞....我觉得....咳....我现在挺好的..你看你..还在我身边..咳......”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就好。
   “你看咱们....已经经历了..那么..咳..那么多..开心的事啦......”金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愉快一些“我觉得..很好啊......”
    ----只要你现在陪着我就好。
    “..登格鲁星的....大家..咳..就交给你啦..咳..虽然我....还是很怀念..隔壁爷爷的枫糖蛋糕..和村长家的..牛奶布丁....咳咳....不过我把它们..让给你啦”
    ----不用担心我,你还有大家呢。
    “虽然我知道....咳咳....格瑞你..还有很多秘密....咳咳咳咳....你还有很多..很多....事要做......但是顺便照顾一下..一下大家....应该没问题吧..咳咳咳咳......”
    ----不用管我的,去实现你自己的愿望吧。
    "..还有..还有紫堂他们..咳咳....你也可以....咳咳咳咳..可以稍微..照顾一下啦....咳咳..他们..他们都是好人呢....咳咳咳咳......”
    ----有他们在你一定不会孤单的。
    “嘛....格瑞......悄悄告诉你啊....咳咳..我还在休息区....藏了..一箱牛奶哎..咳咳..本来是想....给你惊喜来着..咳咳..不过现在给..也没问题吧....咳咳咳咳......”
    ----你看我都帮你准备好了,不用担心我的。
    “..让我..稍微..咳咳..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我只是有一点..咳咳咳咳....有点累了。”
    ----我没关系的,只要稍微休息一会儿就好。
    “....格瑞....不知道你..相不相信..咳咳咳咳....我之前好像....见到..姐姐了....如果..咳咳..如果你见到了..姐姐....就跟她说..咳咳咳咳....我很好..我没事....我马上..就去见她......”
    ----我相信你一定能见到她的,因为格瑞很厉害啊。
    “..我..好像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呢..咳咳..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会在意吧..哈哈..咳咳咳咳......”
    ----这样以后就不会给你添乱啦。
    “....我....咳咳咳咳......”
    ----我还有好多话没有告诉你呢,这样有点不甘心啊。
    金的呼吸越发急促,胸腔的剧烈振动使伤口不断裂开,喷出逐渐趋于暗红色的血液。
    怀中发小的体温一点一点的降低,不管自己抱的有多用力。天蓝色的眸子一点一点失去焦距,抓住格瑞胳膊的手也越发的无力。
    “咳咳咳咳....格瑞......”
    ----我还想告诉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手上逐渐脱力。
    ----我一直想告诉你的事。
    呼吸逐渐衰弱。
    “....我......”
    ----我喜欢你呀,格瑞
    “......”
    ----剩下的,就拜托你啦。格瑞。
    喉咙再也发不出声音。
    格瑞将头埋在金的肩上,嗅着金身上带有的淡淡的阳光的味道和浓重到刺鼻的血腥味。他张了张嘴。尝试从自己已经失效的语言系统里捕捉到几个残破的字句。最终他只是低喃着。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都知道的。
    “......对不起,金......”
    ----我还一直没有和你说过。
    ----我喜欢你,金。
    “....金......”
    ----所以不要闹了,好不好?
    ----不要闹了。
   

------
写的乱七八糟。。。。
感觉不对劲
结尾也不对劲
啊啊啊啊
就这样看看吧


 

   

【瑞金/论坛体】隔壁班的幼驯染(3)

如你们所愿的论坛体
我终于开始写了。。。。
不知道我的视频啥时候才能出
一如既往的文笔爆炸

89L
默默冒个泡
90L

话说这个贴沉了那么久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91L
我觉得,大概,八成,大约,可能,应该,没问题吧
92L  楼主
我也来冒个泡
我觉得应该可以继续愉快的玩耍了
93L
捕捉楼主
94L
我也觉得应该可以了
我们继续吧楼主
95L  楼主
【小心翼翼.jpg】
一阵害怕
但愿格瑞大佬不要再蹦出来了。。。。
96L  矢量箭头
格瑞?格瑞怎么啦?
97L
没怎么。。
等会!!楼上是什么!!
98L  楼主
!!!!
捕捉到金!!
99L
抱起金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100L
不,楼上,快放下
你在被砍的边缘试探
101L  矢量箭头
噫?怎么啦你们?
102L  楼主
金..小天使..我....我问问你啊......
103L  矢量箭头
嗯?怎么啦?
(。ò ∀ ó。)
104L  楼主
那个..那个....
我问问....格瑞大佬..在不在啊......
105L  矢量箭头
格瑞?他不在啊,他去打工了,不让我添乱,让我去一边等着
哼我才不会添乱
106L
不在!!
咳咳咳咳
我是说格瑞大佬大概是为了不麻烦你
咳咳
是这样子
107L  楼主
虽然我也很庆幸咳咳咳咳
话说小天使。。金你怎么跑这来了。。。。
108L  矢量箭头
我吗?
因为看见你有点眼熟
就点进来了
109L  楼主
!!
被小天使记住了!!
开心到窒息!!
110L
楼主,醒醒
金记住你了也就是说

格瑞说不定也记住了
【友善微笑.jpg】
111L  楼主
!!!!
112L
楼主震惊到无言
哈哈哈哈
113L
格瑞不在也就是说......
金你和格瑞经常一块回家哎,你们俩是邻居吗?
114L  楼主
!!
(捂嘴)
115L  矢量箭头
是啊,不过最近姐姐不在我就去格瑞家住啦!
116L  楼主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那平常吃饭呢?格瑞大佬给你做吗?
117L  矢量箭头
对啊,格瑞做饭超好吃!!
当然如果我考不好他就只给我吃萝卜和青菜。。。。
不过你们为什么叫格瑞''大佬''啊?感觉好奇妙
118L
咳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那金,你们周末都干什么啊
119L  矢量箭头
周末吗,唔。。他一般都要给我先补课。。谁让我学不会呢。。。。哦再顺便写个作业。
然后。。大概就是一起出去玩吧
120L  楼主
格瑞大佬也肯出去吗。。
【惶恐.jpg】
话说小天使,你有没有合照啊让我们看看吧
121L  矢量箭头
格瑞最开始是要学习,不过大概是我一直烦他,他就同意了嘿嘿
照片?我找找啊,当时拉格瑞好像照了一张
(不过小天使是叫我吗??)
122L  楼主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没有就算了,我就随便问问,问问......
123L  矢量箭头
唔找到了!
【游乐园合照.jpg】
124L  楼主
我!!!!!!!!
原地爆炸!!
格瑞大佬....这这这....是笑了吗!!
125L
我给大家表演一个人体烟花!!
绝对是笑了吧!!
126L  楼主
啊,他们真好
(º﹃º )
127L  矢量箭头
??格瑞笑很难想象吗??
他经常笑啊
128L  楼主
。。。。
一把心酸泪
129L  矢量箭头
所以你们之前都在讨论什么啊?
有点看不懂@_@
130L  楼主
咳咳咳咳,差点被呛死
一出口就这么犀利。。。。
131L
楼主你加油我们帮不了你了
【幸灾乐祸.jpg】
132L  烈斩
金,回去吧
133L  楼主
!!!!!!
!!完蛋了!!
134L
自求多福
135L
楼主加油
136L  矢量箭头
嗯好的!!
我先走了,下次再找你们玩!!
137L  烈斩
下次?
138L  楼主
不不不不,我我我我
大佬饶命!!
139L  烈斩
。。不要给金灌输奇怪的东西。。
140L  烈斩

要灌输也是我来

141L  烈斩

你们看着就好

142L  楼主
等会!!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到了什么!!
这是!!

终于写了。。
凹凸要上电视的事让我很方,虽然是好事但心情复杂。。
不知道后来要被广电改成什么样。。
唉,趁现在再默默吃口粮



emm期末考试事比较多再加上不让带手机所以没有更新。现在我又回来了!!
更新会有的!(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相信我!
最近几天可能更不了还有点事,再加上期末冲了我的生日,(我要吃蛋糕!)(ಥ_ಥ)所以可能会稍晚点。
先发个摸鱼表示我没有人间蒸发。。
emmm虽然不好看。。

我究竟算是什么呢?我所做的决定真的是正确的吗,我所看到的真的是所谓真实吗,我的到底有没有未来?我是否是对世界一点意义都没有,逃避,懦弱,胆小,却又有自傲,懒惰,明明一无是处,这样的人的未来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不会有人喜欢,不会有人靠近,因为本身的性格就是这么糟糕了,怎么还会有人在意呢?
果然一切都是我的错

啊为什么拍不好看。。
瞧我这滤镜糊的
也没时间拍视频
哎,报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