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色

闲的没事(划掉)的写手小透明,现主产凹凸,点文也是可以的啊,学生党无限拖更

【瑞金】没关系

有一点偏金个人向

不知为何最近懒惰

好久没发了啊啊啊啊

设定的凹凸大赛和原来的不太一样

----

“金?怎么了?”格瑞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将金神游的思绪拉了回来。

“啊?没事......就是觉得自己能进淘汰赛很不可思议,嘿嘿嘿嘿”金傻笑着挠了挠脸颊。

凹凸大赛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星际性的武力竞技,由来自各星际的参赛者争夺冠军,冠军的奖品是来自创世神的恩赐----没人知道那是什么,总之他们知道一点----来着创世神的恩赐绝对不会是什么垃圾。于是这个比赛也很受各星球重视,每个星球都会相应派出他们最顶尖的武力,每个人都怀抱着不同的愿望,于是人们就聚集在这个位于星际正中可以说是已知最大星球上观看着这一重大赛事。

金,就是其中一个参赛者。

凹凸大赛的初赛已经结束,经过了残酷的对抗金居然和他的发小一起进入了淘汰赛,这让金感觉有点不可思议,那可是格瑞哎!!那个超厉害的格瑞哎!!他居然和格瑞一起进淘汰赛了哎!!太不可思议了吧!!最重要的是他还和格瑞在一个小组里进行下一轮淘汰赛。同小组的还有在初赛上认识的凯莉,紫堂幻他们。金表示自己十分兴奋,就差窜上天了。

在赛场外,金依然在不厌其烦的对格瑞进行骚扰“格瑞格瑞!你知道下一轮是和谁对抗吗,我猜是那个......格瑞格瑞!你知道接下来怎么办嘛,我现在好激动啊!格瑞格瑞!你......”格瑞依然稳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他表示他对于金这个状态他已经习惯了。可是旁边的凯莉实在受不了他产生的噪音了,在第四次折断了自己的棒棒糖棍之后,凯莉说道:“金你看看网上的赛事消息吧,那些预测可能会有点用。”总之就是不要给我说话了安心刷你的终端。

果然,在刷了一会儿终端后,金安静了下来,这种突如其来的安静让格瑞感到有些不对劲,毕竟他知道他发小不是个刷刷终端就能让他安静下来的人。于是格瑞打开终端,大概看了一眼金在什么区域浏览,然后切换过去。入眼的文字让格瑞皱了皱眉,再又看了几条之后格瑞站起身来,在紫堂幻疑惑的目光下,收走金手中的终端,把金从一旁的木凳上拉起来,安在沙发上,然后坐在金旁边说道:“坐好,一会比赛。”然后继续闭目养神。金居然也不可思议的安静下来。一旁的凯莉并没有多想,把他的表现归结为友(基)情。但是紫堂幻就很疑惑,因为他觉得金并不是那么容易安静下来的人。但是金安静下来总归是好的。于是他打开终端开始浏览消息。

然而当他切换到一个界面后,他就有一点坐立不安,不停的瞟向金和格瑞方向。最终在他坐不住想要起身去金的方向的时候,凯莉却十分顺手的把他拉走做苦力去了。一直到了下一轮比赛开始前他才回来,然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去备赛了。临入场前,格瑞的周身依然围绕着一种低气压,他脑海中又闪过了之前在终端上的只言片语:

“你们有没有觉得那个金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啊,整天拖后腿,连累整个小组。”

“是啊是啊,完全没看出来他有什么资格来参加大赛,要不是有格瑞,这种人早就被踢出大赛了。”

“整天都那么傻乎乎,装什么白莲花啊。”

......

金不是那样的

格瑞眼神暗了暗

他知道的......

这一场比赛,不出意料的赢了,然而格瑞的心情却看起来不是很好,周身温度大概已经降到零下了。金倒是恢复了往常的一副乐天派的样子,又带着那种看起来有一点傻气的笑容,不过他这次没有再那么聒噪的缠着格瑞,反而自娱自乐的很开心,紫堂看了看现在金,想到之前在终端上看见的话语,带了几分小心的开口问道:“金....你..没事吧......”“嗯?我没事啊。”几乎是在紫堂幻问完的同时,金回答道。语速飞快吓了紫堂幻一跳“啊....那就好......”紫堂幻结结巴巴的说着,看着金和往常无异的笑容,放下了心。'如果是金的话应该没问题吧'这样想着,他并没有追问。正在刷终端的凯莉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再看了一眼终端的情况后,她明白了紫堂幻问这话的原因。她并没有开口问什么,只是看了一眼金然后给格瑞送去了条消息“这种情况非常适合摸头杀和拥抱,不用谢我。”格瑞看了看并没有说话。

这一场比赛地形比较复杂又是随机传送,所以格瑞一直在担心金迷路的问题,以前倒是无所谓,但是今天不太一样,如果金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式证明自己,他就会继续被那些无聊的言论所困扰。而这一次金迷路了,而且在格瑞他们解决了对方三位正在解决第四位时金才出现在现场,可想而知金这一场和划水了全程基本无异。然而让格瑞心情糟糕的不是这个,而是因为赛场下隐隐约约传来的不友好的声音:“那个金色头发的小子怎么回事,他都干了什么啊,这种水平也好意思在这场大赛待着,早点退赛回家吧,糟蹋心情。”听到这里格瑞的心情又下降了一个冰点,这个声音很响,显然凯莉和紫堂幻也听见了,但是他们对此无能为力因为这一场,金确实什么也没干。有些尴尬的看了金一眼,紫堂幻开口道:“金....你别听他们的,他们都是胡说八道....你....你很厉害的......”紫堂幻用那略显笨拙的话语安慰着金。金好像并没有听到那些议论一样,挠了挠脸颊说:“嘿嘿,紫堂我挺好的,他们说了什么啊,我不清楚,嘿嘿,总之我挺好的......”紫堂幻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看到金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他还是把话咽了下去。“行了,理那群垃圾做什么,总之金你自己没事就好,”凯莉随手招来星月刃“比赛完了我先走了,”然后拉上紫堂幻挂在月牙上“你就来帮本小姐拿东西吧!”离开前凯莉冲着格瑞隐晦的眨了眨眼,随后消失了踪影。

现在只剩格瑞和金两个人向前走着,金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开口打破了沉默:“嘿嘿,格瑞,他们担心什么呢,我这不挺好的嘛....真不知道他们怎么了......”然后金就撞到了前方的格瑞“啊呀格瑞,很疼的唉,为什么突然停下来。”金不满的揉了揉鼻子。前方的格瑞转过身来,谈了口气说道:“我说过吧金..没关系的。”金有些愣住了,对,他说过。在临上场前格瑞对他说过,他说没关系的。

可是真的没关系....吗?脑海里又浮现那些话语:

'他除了一天天装弱小还会做什么?'

'真是垃圾,这种人应该滚出凹凸大赛!'

'是啊滚出大赛,大赛不需要圣母白莲花!'

'这种人怎么能存活到现在!他怎么不去死!'

'去死吧!'

'滚蛋啊!'

......

不是这样的啊......我不是这样的......我也有很努力啊......我不是只靠运气的......不是这样的啊!

怎么可能没关系呢!!我不想..不想被说成是这样的人!!面前的地面光滑的反光,刺的金眼睛生疼,连眼前的景物都看不清了。然后他就撞进了一个怀抱,一个温暖的熟悉的怀抱,气味都是那么熟悉,就是那个一直在他身旁的人。熟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我说过了....我在,没关系。”

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眼睛里流出来打湿了面前人的衣服,金狼狈的躲在格瑞怀里,掩饰着自己那些不甘,愤怒,悲伤,痛苦。把那些与自己平常通通不符的情绪在格瑞的怀里一股脑的发泄出来。

头顶传来掌心熟悉的温度,格瑞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再次低喃道:

“我在,没关系的。”

“嗯......”我知道

你在,所以没关系的。

--end--

消失了好久以后的文。。

啊啊啊啊抱歉人间蒸发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