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色

闲的没事(划掉)的写手小透明,现主产凹凸,点文也是可以的啊,学生党无限拖更

【镇魂/楚郭】任务

前段时间刷镇魂发现这对真是太有爱了
不行不行我要产粮
(日常废话)

------
    自从林静那次传播谣言说“楚恕之跟小郭处对象,大学路9号是个基佬窝。”被楚恕之暴揍一顿后,他难得安分了好一阵。但是郭长城和楚恕之的关系自从那次相亲以后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比如以前郭长城就算再害怕也只是会藏在楚恕之身后,现在他还敢拽住楚恕之的衣角,还拽的异常的紧,拉都拉不开。比如以前郭长城从不敢和楚恕之对视,现在有些问题上他还敢直视楚恕之,当然楚恕之一瞪眼他就吓得不敢了。再比如从来都对郭长城跟着很不耐烦的楚恕之现在已经习惯了身后跟着个尾巴,有时候还会主动带着郭长城一起去。
    虽然这点小变化当事人都没察觉出来,但是群众的目光是雪亮的。比如说祝红就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看待郭长城的目光逐渐趋于诡异,甚至有点....佩服??有时候见他俩一起出任务还会翻个白眼吐槽一句:“呵,死给。”楚恕之从来都是无视她,而小郭?估计他听不太懂祝红在说什么。
    这次又是一个比较离奇的案子,自然送到了特调处手上,祝红已经去看过去一次了,报告审批也已经下来了。但祝红却因为每个月的特殊几天去不了,林静也被派出去出任务了,自然这案子就落到了楚恕之手上,而楚恕之一旦去了,那郭长城基本上也是要去的。
    顶着祝红“两个死给。”的目光,楚恕之带着郭长城走出了特调处。
    这次案子发生在城北,这样类似的案子已经是第三次发生了,被害人,都是男性,于家中暴毙,并且死因都是因为心脏被挖出,其他器官完好。
    确实是挖出,那胸口的惨状不像是被刀具等尖锐物品切割,更像是有人直接上手挖出来的。这样种情况转给特调处也是很正常的。
    对于尸体楚恕之倒是无所谓,毕竟更惨烈的他都见过更何况这种?怎奈何旁边的郭长城已经面色惨白,下一秒大概就会吐出来。于是他走法医所在地,拉着郭长城去看案发地点了。据被害人邻居所说被害者是一个人住,几日前邻居回家时听到了一些东西的倒塌声,敲门无果后,邻居报了警,警察来后就发现了上面被害人的情况。
    楚恕之和郭长城装模作样的找邻居了解了情况,然后就进入了被害者家中。
    进去后楚恕之就皱了皱眉,不得不说屋子很是拥挤,到处都堆满了东西,客厅也是如此。但是屋里并没有打斗或挣扎的痕迹。看起来一切如常。但在楚恕之眼中这里弥漫了一种淡淡的阴气,他看了一眼在进门后就隐隐有些不安的郭长城,内心里面已经有了某种猜测。
    “走吧。”楚恕之对郭长城说“哎?楚哥?不查了吗?”“不,找到线索了。我们上楼。”虽然郭长城满头雾水,但出于一种下意识的信任,他还是跟着楚恕之出去了。
    但随着郭长城和楚恕之上楼过程,郭长城却觉得越发不对劲,楼梯似乎无穷无尽一样,通向不知何处。郭长城悄悄拽紧了楚恕之的衣袖,楚恕之好像并没有感觉到,继续向上走着,只不过脚步悄然慢了下来,和郭长城同步了起来。
    “楚哥?”“我们到了。”楚恕之停下了脚步。面前的楼梯已经到头了,面前居然是一片广阔的平台。“楚楚楚楚....楚哥.......”这是什么情况!!面对这一场景郭长城裤兜里的小电棒已经蠢蠢欲动了。楚恕之看见这一情况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伸出手去,握住了郭长城的手。对面的人明显的僵硬了,然后他慢慢的慢慢的轻轻回握住了楚恕之的手。
    楚恕之看上去似乎并不在意,但是在郭长城低头走路不敢抬头看他时他的嘴角却轻轻的上扬了一下,连带着现在的场面,楚恕之都觉得有些愉快。
    四周逐渐聚起了黑雾,让本就有些灰暗的楼道更加阴沉。也让郭长城的精神更加紧绷,裤兜里的不安分小手电已经被他拿在手里,火花在手电口劈啪作响。楚恕之却仍然十分淡定的走着,还嗤笑一声,道:“连这种不入流的小手段都拿出来,这种垃圾居然还能作案。”
    黑雾翻滚的更加剧烈,大约是觉得楚郭二人已进入了他的主场,那邪祟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终于大约是按耐不住心底的欲望,对面的邪祟发动了突袭。伴随一阵尖啸,一东西冲破了黑雾向郭长城冲来。楚恕之条件反射一般把郭长城拉进怀中,刚想抬手迎击,他怀中郭长城还未来得及收起扔举着的小手电却已经爆发了,一阵电光扫过,那黑雾中冲出的东西已经不见了踪影,连带黑雾好像都稀薄了一些。楚恕之嘴角抽了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郭长城并不需要保护,他如此想着,却感觉到身形有些沉。他低头一看,郭长城已经和八爪鱼一样缠在了他身上,现在正在他怀中不停颤抖,还有郭长城破碎的不成调的声音传来:“楚楚楚楚....哥哥哥哥......我我我....我......”语言颠三倒四完全让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楚恕之僵了僵,慢慢伸手把郭长城从自己身上撕了下来,然后咳嗽两声掩饰尴尬似的说道:“咳咳....你在这待着,我去把他解决了......把眼睛遮上....在这呆着别动。”说完就把郭长城仍在原地冲了上去。
    郭长城尽量保持自己身形平稳,使劲闭着眼睛装作自己什么都感觉不到的样子。耳边时不时传来邪祟的尖啸和。每一次都让楚恕之一个哆嗦。那邪祟大约也是无力招架楚恕之,一直在匆忙向远处移动,这使得郭长城能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弱。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伴着衣服的摩擦声传来。郭长城心中的恐惧在无限增大,他开口问道:“楚...哥?”尾音都有些变调。对方没有回答,郭长城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站不住了,两腿一阵发软,但他不敢睁开眼,于是他又问到:“楚....哥..吗?”最后一个字险些失声。对面的人终于嗤笑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听到熟悉的声音,郭长城终于放下了心,睁开眼,正是楚恕之那张面瘫脸,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了。对面楚恕之先开了口:“怎么?这么不相信我?”开玩笑!千年的尸王要是连这个等级的邪祟都打不过那可真是笑话。郭长城疯狂摇头表示自己绝对相信他楚哥的能力。见他这副样子,楚恕之挑了挑眉没在说什么。“走吧。”丢下这句话楚恕之就准备转身离开。郭长城连忙想要跟上,却发现自己的腿一软就要来个平地摔。幸好楚恕之眼疾手快的接住了他。“连个路都走不好?”
    楚恕之带着淡淡不耐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郭长城手忙脚乱的站直,然后同手同脚僵硬的向前走去。
    看着郭长城这副样子,楚恕之的嘴角弯了弯,然后恢复正常跟在郭长城后面也不提醒郭长城。很快周围就恢复了正常,他们就出现在了三楼到四楼的拐角处。
    郭长城一开始还有点懵,但看到自己又回到了之前的楼道,瞬间放下心来。他从口袋里摸出表皮已经被汗浸透了一些的小本子开始记录“楚哥?这次到底是什么情况啊?”瞥了一眼郭长城的小本子,楚恕之一边下楼回答道:“一只尸鬼。”“尸鬼?”“专以人类的血肉为生。大多能化成人形。屋里没有打斗的痕迹大概是因为尸鬼化成了熟人的样子吧。”说道这里楚恕之顿了顿,回头看了郭长城一眼“你一点也不怀疑我是尸鬼假扮的?”“啊?”郭长城有些愣住了,“楚哥就是楚哥啊,我能感觉到啊。”楚恕之没有接话。“况且,”郭长城小心翼翼的看了楚恕之一眼“楚哥的气息很温暖的,和别人不一样......”他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基本听不见了。“....傻....”楚恕之轻声道。“嗯?”“无事....这只尸鬼也是个嘴刁的,别的不吃只吃心脏。再加上有你这个诱饵,他不可能不出现。”“我?”“对,你。你难道不知道对我们来说,你的血气是难得的美味吗?”楚恕之说着舔了舔嘴角。显然郭长城被这句话吓到了,连笔记也忘了记。楚恕之收回目光“瞧你那胆子,还敢跟着我?也不怕我吃了你?”楚恕之说着转过头去,目光暗了下来。
    “楚哥....不会的....”郭长城声音非常微弱,从楚恕之身后传来。楚恕之收起心中的思绪,打开车门对郭长城说“走吧上车。”
    上了车郭长城又张了张嘴,像是要问些什么,在他问之前楚恕之说道:“这种鬼怪,十恶不赦,已经没有挽救的可能了,就算扔给林静那假和尚他也净化不了。所以,他自然只有灰飞烟灭一个下场。”郭长城没再说话,大约也是找不到话题了。于是就这样沉默着到达了目的地。郭长城下车时明显还有什么话想说的样子,但是最终他只是低低的说了声:“楚哥再见。”
    楚恕之并没有立刻离开,在看到郭长城进入了大门后,他又在车上坐了一会,然后右手摸向兜里,但他并没有摸到他想要的东西。“啧。”他下车去了前方的便利店买了盒烟。然后靠在车旁看着烟雾缠绕上眼前的楼栋。楚恕之,你不应该扯上他,他这么想着,却想起了手上的温热。“啧。”随手扔掉烟头。将脑海中的思绪扔到一边,然后开门准备上车“怎么了。”楚恕之问道。他的身后,正站着郭长城。
    大约是因为跑下来的缘故,他还微微有些气喘。平复了一下气息,郭长城悄悄握紧了拳头:“楚哥,”他的声音有点抖“我有事想跟你说。”如果他不是错觉的话,如果他没有想错的话。“楚哥我..唔......”他的话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被楚恕之捂住了嘴。“你....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楚恕之有些咬牙切齿的说。这个傻子,他到底明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如果这只是你一时的冲动的话,那么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你立刻回去。”但是这一次郭长城没有听话,他直视着楚恕之。“你......”楚恕之明白他想表达什么,所以这让他更没办法。“....我是千年尸王!”那又怎么样?“我吃过人....我把他抽皮扒筋....我把他吃了!”明明身体微微有些发抖,郭长城却依然没有移开过视线。见他这样,楚恕之握住他胳膊的手越发收紧。“你......”他瞪着郭长城,这是唯一一次郭长城没有退缩,他瞪了回去。“....啧......”楚恕之松开了手。转身离开。
    “想跟着就跟着吧。”在郭长城有些迷茫的时候,楚恕之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郭长城微微一愣然后有些欣喜的快步跟上。
    “楚哥....你不回家吗?”郭长城小心翼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楚恕之脸黑了黑。
    “....我去吃饭!”楚恕之阴沉着脸说道。
    “可是....这周围没有饭馆啊......”
    “....我遛弯!不行吗!”楚恕之的脸更黑了。
    “可是......”你说想吃饭啊......
    “楚哥......”
    “闭嘴跟着......”
可是我们去哪啊......



----end----
我拖了大概十几天。。。。
终于写完了。。。。
字数。。
大概是我写的所有的中最多的。。。。
文笔爆炸就是这样。。。。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