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色

闲的没事(划掉)的写手小透明,现主产凹凸,点文也是可以的啊,学生党无限拖更

【瑞金】手术(四)(完)

格瑞医生与金护士
感谢小可爱提供的脑洞(*°∀°)=3
我最近大概入了邪教--金瑞金
还有些其他cp后续再说。。

先刷一波设定,在这个世界里每个人都有原力,而原力武装则是部分觉醒的人所拥有的并非什么罕见的情况,现在是法治社会,原力武装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当然特殊职业除外)。所以,这部分人很好的融入了社会之中。
--------
当地时间  22:15
    安迷修焦急的在警局内踱步,这次行动的麻烦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而且还牵扯上了格瑞和金。他皱眉向旁边的警官问道:“那个银发少年的事....怎么之前没有报告?”那警官也微微一愣然后回道:“这也是刚打探出来的事,那伙人太狡猾,监控根本不起作用,好不容易找到了点痕迹我们抓紧时间追查才得到的消息。”显然这个回答并不能降低安迷修的焦虑感。他又徘徊了几步,然后对那个警官说道:“告诉五、六两队,说是这次任务难度增加了,还要解救一名人质,让他们队长来找我。”
当地时间  22:18
    '金'看着外面渐黑的夜色,愉快的吹了声口哨,看了看时间发现还早,伸了个懒腰准备睡个觉。
当地时间  22:22
    “格瑞医生?可以准备了吗?”面前的男人笑着看向格瑞,格瑞擦拭完烈斩,挽了个刀花,淡淡的回答道:“可以了。走吧。”男人的笑容更加热烈了一些,他看上去只是个跑腿的小卒,然而格瑞知道,这个男人的原力并不像他表面看上去那么弱,相反,格瑞从他身上体会到了威胁感。格瑞起身,向手术室走去“这已是最后一场了格瑞医生,”“嗯。”“请您结束后在大厅稍等,我们会把报酬给您。”格瑞不留痕迹的瞥了那男人一眼,对方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嗯。”“那么,请。”男人殷切的为格瑞打开门,做出请的手势。格瑞看了一眼表,拿着缩成手术刀大小的烈斩走了进去。
当地时间  22:30
    安迷修打开门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回头对着身后的几人说道:“总之就是这样,因为人质原因计划变更,你们抓紧回去整顿,”他顿了顿,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表,“一个半小时后出发。一个小时后到广场西北角集合,听我指示。”“明白。”整齐的回答。“好,你们去吧。”安迷修长舒一口气,靠在门旁,望向茫茫的夜色,心中默默盘算着这次行动,这个地下组织他们已经追查了很久了,他们牵扯的很深,背景也十分麻烦,虽然有可能打草惊蛇,但他们有向国外转移的意图,这很有可能是为数不多的打击他们在国内势力的机会,所以这一仗,他是一定要打的。只是格瑞那边......
罢了,到时候再说吧。
当地时间  23:50
    '金'打了个哈欠,从睡梦中醒来,望向窗外自语道:“这个时间,那群警察大概要出发了吧,那么。”他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带着淡淡的血腥的气息,“我也该走了。”说罢,轻巧的从窗户上翻了出去。
当地时间  00:02
    格瑞从手术室中总是,眉眼间带了丝疲惫,他冲着门外恭候已久的男人点点头,示意手术成功结束了。男人又挂上了他的惯用笑容,对格瑞说道:“有劳了,麻烦您请跟我来,稍作等候,您的报酬我们将为您送上,之后我们会送您回去。”“嗯。”格瑞随意的点点头,报酬无所谓,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还是不要深入了,毕竟他可不想打草惊蛇,再加上他们对他也隐隐有所怀疑。“那么,请吧。”男人笑着为他带路。到达大厅后男人把他带到一旁休息,然后为他送上了一杯水,格瑞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原力抑制剂而已,他并不放在心上,因为他们不可能这时就杀了他,手术的后续还需要他这个主刀医生来处理。格瑞看了那男人一眼,说道:“有必要?”男人笑着说道:“我们并不担心医生您的诚意,只是,还是谨慎点好。”格瑞淡淡的盯着他,男人仍面不改色的笑着看向他,良久,他收回目光,端起杯子喝了下去。男人似乎对他的表现很满意,表情也轻松了些许,毕竟如果格瑞真的不配合对他们来说也有些麻烦。“那么,请您好好休息一会。”说罢男人将手中的报酬箱子放下就退了下去。格瑞知道还有人注视着他所以如他们所愿的打开箱子,扫了一眼他的报酬。不得不说数目确实丰厚,还有那些珍贵的药品,足矣让人眼馋。但显然,格瑞对这些并不很感兴趣,所以扫了一眼后就关上箱子,闭目养神,感受原力一点一点慢慢流逝。他知道,好戏接下来才会开始。
当地时间  00:15
    一群黑色的影子悄悄包围了这片基地,他们悄然埋伏在周围,静等机会。安迷修的声音轻轻在他们耳边响起:“重复一遍,人质在地下四层,五小队,你们负责解救。其他人按计划,1分钟后等他们监控系统失控后行动。”“....3,2,1,行动开始。”而与此同时,一片黑色的影子伴随着行动开始的声音,悄无声息的飘到了建筑内。
    '金'很轻易地躲过了前两层的防守,来到了地下三层,此时敌人的防卫更加密集,但是对于此时的'金'来说却不足一提,黑色的箭头从阴影间滑过,如同一条狡猾的蛇,时刻准备给你致命一击。虽然入侵的警报已经拉响,三层警戒程度大幅度提高但在'金'面前一切都是无用功。漆黑的箭头洞穿着警卫的身躯,他们甚至连侵入者的样子都没看见就这么送了命。警察们的突入已到了地下二层,显著的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而'金'动作十分隐蔽,再加上十分快速狠厉,竟一直没被三层守卫者发现。直到他强行破入地下四层时,才被发现当然那已为时已晚,最终他听到的也不过是那守卫者的咆哮而已。
    四层的守卫反倒不是那么严密,不知是绝对的自信还是别的原因,总之'金'很轻易就摸到了格瑞的所在地,当他走进屋内时,格瑞认为仍是那群人最开始并未在意,但随后他发现好像不太对劲,于是睁开眼向门前看去,正对上'金'似笑非笑的目光,格瑞有一瞬间的错愕,却又快速的整理好了表情,那声金在嘴边滚了一圈又咽了下去,他眸光微暗,手微微抬起想要凝聚原力,却又忽然想起自己原力已被抑制了,只好说道:“你来做什么,金呢?”'金'轻轻一笑,猩红的眸子里带了些戏谑,他慢慢的走近格瑞道:“呀,没想到你还有今天啊,格瑞医生,嘛,至于我为什么来,还不是因为你”格瑞皱眉看向他,有些不解,却又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说道:“金......让你来的?”“Bingo,答对了,”'金'的笑容更灿烂了,但忽然却又冷下脸,冷漠的说:“如果不是因为你什么都不说让金情绪失控了,不然你觉得我会来?不过,也只有他那个笨蛋才会认为你中计了。”然后'金'走到格瑞身边道“那么,格瑞医生,我们该走了。”话音刚落就将格瑞打横抱起,一个矢量疾走破窗而出。
    格瑞皱眉看向那张熟悉的脸,如今他原力受限,挣脱不开,只能任由'金'抱着穿过城市上空。
    “......祖玛,我给你讲个笑话......我看到那个金发的小鬼抱着那个第二飞了过去。哈哈哈哈,最近大概眼睛不太好使了哈哈哈哈”“......嗯......不是笑话。”“嗯?!”“......我也看见了......”“......”于是两人一起仰望着天空久久不语。
当地时间  01:18
    '金'安稳的从窗户外落到家里,此时格瑞的原力已渐渐开始恢复。'金'放下格瑞,漆黑的箭头抵着格瑞的颈部,猩红的眸子里暗色翻涌:“你最好祈祷别在有下一次,不然那时你怎样,我可不知道了......”漆黑的箭头从颈间擦过,留下一道血痕,格瑞刚准备反击却发现金倒在了他的怀中,格瑞一怔,低头看去,他发小的异变已经恢复了正常蓝色的眸子睡眼惺忪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蹭了蹭他,用带着鼻音的声音说道:“唔......你回来了,格瑞......”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只有均匀的呼吸声。格瑞轻轻搂住怀中的金叹了口气后说道:“嗯,我回来了,金......”
   
--end--
妈呀我拖了100年的稿子终于写完了
又写多了。。
还有个小番外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