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色

闲的没事(划掉)的写手小透明,现主产凹凸,点文也是可以的啊,学生党无限拖更

【瑞金】微笑

拖延症发作,先来个小短篇吧。
(我估计写着写着就长了。。)
    “金,这不是笑啊。”少女笑着摇了摇头,对他说道。
    “不是笑?那。。。什么才是?”少年敛了脸上有些僵硬的笑容,疑惑的问道。
    “笑容啊,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有一种名叫快乐的情绪带来的。”秋解释道,目光遥远好像回到了从前。
    “快乐?”金疑惑不解,“是啊,”秋收回目光“金总有一天会体会到的,在此之前姐姐会陪着你的。”秋笑着说道。
    然而她食言了。
    在勉强教会了金'笑'之后,她就留下一封意义不明的信消失了。
    那天金家里的灯亮了一宿。
    然而第二天金就带着他那不怎么成型的微笑讨生活去了,神色未有一丝异样,除了那僵硬的笑容。
    在镇上摸爬滚打了小半年了,金俨然已经成了一个财神爷,自来熟的性格,令人亲切的笑容都为他招揽了很多顾客,好几家店铺都抢着招收他,但金依然坚持着原则,只做短工,不做长工。
    那天也是个普通的下班日,金哼着跑调的小曲,慢慢的踱回家中,今天收入还不错,连带着金的脚步都轻快了些许,只是他并未料到,在路上会遇到他。
    哎?路上好像有个人?金这般想着,加快了步伐,金的家略有些偏僻,所以路上也是人烟稀少,如今却见一人衣衫狼狈的趴在地上,少年自然是想一探究竟。于是摆出已被磨练了无数遍登峰造极的笑容,走到倒地不起的少年面前,拉起面前银发的少年,刚准备开口,却见那少年抬起头看着他冷冷道:“笑容,假的。”紫色的眸子映着金的笑僵在了脸上。
    金确实不相信,那是他对着镜子磨练了无数次的笑容这半年来镇上的人就从未怀疑过他的笑容,一直认为这孩子笑得真诚的很,却从未想过他的笑是练出来的,因为那笑容已被金记得死死地已经烂到骨子里了,怎么可能还有人能看出来?金不信。然而那个银发的少年只一眼就看了出来。于是不知为何金把这个看起来十分危险的少年带回了家。
    少年安静的近乎死寂,在家养伤时从不轻易开口说话,金也是充分发挥了他牛皮糖的本性,死缠着他不放,也好歹知道了他叫什么----格瑞,很好听的名字,相处了两三周,倒是只一件事格瑞十分坚持那就是不让金对他笑原因只有两个字--太假。金也没办法不笑就不笑吧,反正也就是层面具摘下来就是了,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只是他不笑了之后发现自己的心里空空荡荡的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没体会到。
    格瑞就这样暂时定居在了这里,金也没什么异议,反正多一个人陪伴还是挺好的。
   
    事情发生在一个下午,金为了去买东西耽搁了一会,回家时天色已半黑,紧了紧外套,金加快了脚步,然而途中异变突生。足有半人高的灌木丛中猛地窜出一个黑影,拦住了金的去路,逆着光金看不太清,但从他猩红的舌头和锐利的牙齿上看去,绝对不是平常遇到的兔子之类的无害物种。但是金并不很清楚害怕是什么情感,面对面前的怪物也不知该怎么办,于是就呆呆的站在那里,看上去好像吓傻了一样。
    那怪物似是觉得被冒犯了,又加上连日的饥饿耗光了它的耐性,它低吼一声向金冲去。
    眼前闪过银色的光芒,那是在傍晚也看得清楚的色彩,面前的少年身材削瘦,外面还罩着金从衣橱中扒出来的不合身的外衣,荧光绿色的长刀闪出危险的光芒,正卡在近在咫尺的獠牙中,那怪物发出凄惨的嘶吼,面前的少年回过头道:“愣着干嘛,赶紧跑!”听到少年的喊声金才从发呆中回过神,却慢慢的退到了一旁,银发少年皱了皱眉却并未多说,手中的刀缓缓下压,怪物的吼声也越发凄惨,而后终于抵挡不住,被少年一刀劈了两半。
    银发的少年漠然收刀,向一旁老实站好的金走去。“为什么不跑。”少年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平稳,但却又带点了不易察觉的焦急。“为什么要跑?”金疑惑的问道,格瑞刚想说什么却发现面前的金发少年无一丝恐惧的神色,连劫后余生的庆幸也没有,声音平稳,手脚也规矩的放好,没有一点颤抖,格瑞皱眉问道:“你。。体会不到?”“体会什么?”少年神色不似作伪,格瑞明白了他是真的体会不到情感,所以他的笑容才那么假。
    格瑞抿了抿嘴,并未说什么,只是伸手将少年拉走,心想:看来必须要告诉他点什么了,不然他迟早有一天要被他自己坑死。
    听完格瑞对情感这种东西的简单介绍,金还是有些迷茫,害怕?快乐?那是什么?大约是察觉到了少年的迷茫,格瑞说道:“一时半会儿你是无法理解,总之你要知道,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有多远跑多远,别傻站着不动。”“哦。”金听话的点点头,但随即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格瑞,你怎么会跑来救我啊?”“见你太久没回来,出去看看。”“那格瑞你果然还是在乎我的呀!”少年的声音带了些许雀跃,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只是套用着从书本上看来的套路,尝试体会那种情感罢了。格瑞并未回话,大约也是习惯了少年的套路,默默喝茶。
    临近新春,镇上的店铺越发的繁忙,金这个短工也忙成了一团,连带着格瑞也被叫去帮忙,街上通红的灯笼,鞭炮,各式各样的年货,吸引着行人的目光。
    “要过年了啊。。。。”金看着街道上忙碌的景象说道。格瑞仍然沉默的走着,并不答话,金也已经习惯了格瑞的沉默,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以前过节姐姐总是会准备年夜饭和新年礼物的。。不过今年有格瑞陪着我呢!对吧格瑞!”金笑着蹭到了格瑞身边,一段时间相处后格瑞已经明白了金的现状,也慢慢习惯了金的笑容,他知道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努力了。说完后一阵冷风袭来,顺着金的领口灌入。那冷气让金狠狠打了个寒颤,使劲缩了缩脖子,金一把拉起格瑞向前狂奔一边跑一边说着:“啊啊啊啊,不行了,太冷了!格瑞我们赶紧回去吧!!要冻死我了!!”
    格瑞也没像往常一样推开他,任由金牵着他胡闹,他没发现自己的嘴角勾起了细小的弧度,也没看见在前面狂奔的金脸上露出了一点点真正的名为快乐的情绪。
    很快春节来临,小镇上基本停工了,金也有点无所事事,在街上逛了一会儿才回去,推开门温暖就包围了他,格瑞早已把暖炉生好了火等他回来,餐桌上是一顿简单而又温馨的家常饭,格瑞坐在一旁看向他,手里还拿着一个盒子。金十分惊讶,他没想到格瑞还会为他准备年夜饭。“咳,坐下来吃吧,新年了,从书上看来的年夜饭,做做试了试。。。。”见到金因震惊而微微睁大的双眼,格瑞将手上的盒子递给金“咳,前几天见你没有围巾,就织了一条。。戴不戴随你。。。。”说完后便将手里的盒子塞到了金手中。金有些呆愣的收下了礼物,拆开后,是一条金色的围巾,尾部各有两条箭型白色条纹,造型简单,无过多修饰。金愣愣的看了好久,然后一点一点展开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他的面容在灯火下显得有些耀眼,蓝色的眸子也染上了淡淡的金光,让格瑞怔住了。
    “金,你。。会笑了!”格瑞有些震惊的说的。金微微一愣,抬手摸了摸自己笑意未去的脸,然后扬起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朝着格瑞扑了过去说道:“格瑞!谢谢你!还有,新年快乐!”格瑞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推开他,反而轻轻抱住了他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新年快乐。金。”
    ......
    思绪从回忆中一点点回归,金抱着还有些温热的友人的身体,茫然不知所措,仍有温热的液体从他身上汩汩流出,深刻在金记忆中的紫色眸子此时已紧紧闭上。金跪在布满血污与裂痕的大地上,头上的帽子已在打斗中掉落,一头灿金色的头发现在已有了隐隐发白的趋势,漆黑的箭头如伏地而行的毒蛇从金周身蔓延了出去,然后伴随着金那熟悉而又陌生的笑容和从体内一点点剥离的喊声,漆黑包围了一切。
    “格瑞!!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写超了。。。。
然后手术又拖了抱歉<(_ _)>。。。。

评论

热度(22)